rainbows |

rainbows

穩穩的幸福

2013.08.26 Mon

12:01:37

日子就這樣在指縫中流逝。來得悄然無息,走得坦坦蕩蕩。歲月是個神偷,偷走的是冗長甚久逐漸淡化的記憶。歲月也是個催眠的心靈導師― ― 選擇性封閉某些記憶。你愛她這樣的灑脫。

陳奕迅,喜歡用陳先生。這樣來稱呼他。《穩穩的幸福》。道出波然不驚的日子真理。日子,大多都由瑣碎的小事堆積而就。未能經曆過歲月洗禮的人,談及你,以泛泛而談居多。

歲月是個美人,該用如何精確的經度和緯度去丈量時光的魅力。你所能做的便是與歲月長歡,于時光中盈滿。若幹年,你能笑腼如花。無需傾城傾國。只等他聞香來尋。女人獨有的天真和溫柔的天分要留給真愛你的人。

歲月。輕狂。歲月。 只等只等,有人爲之綻放。

オススメ情報

不僅僅是一個選擇

2013.08.15 Thu

16:09:53



五月底的日志了,那段時日心情不是很好,沒有什麽緣由,只感覺有那麽些時刻世界都開始黯淡無光.......


我以爲天空塌過的地方會把以後的日子都變得漸漸不動聲色,而我,也將不再畏懼任何。
事實上,沒有,我開始越來越多的失眠,不是因爲亂想而失眠,是因爲失眠才開始亂想。
我告訴雪姐, 我突然很害怕蒼老,很害怕突然就死掉。她說怕老就好好保養呗,我給你進口的澳洲保濕面膜,並且長期爲你提供VC。
我說,不是,我離我想要的生活已經越來越遠了,但是人不能只爲自己而活,我怕我還沒有一點作爲就死掉了。
我沒有朋友,沒有愛人,我不知道如果我死了,待到大家飯後閑談于我的話題都已冷卻,我除了能留給父母白養一場的痛苦之外還能在誰的心裏留下點點蛛絲馬迹。
近日,我又夢見了他,他像我小時候一樣憤怒地揮掌打我,這一次瞳孔裏卻多了些許失望。
在我之前的好些朋友都有了可愛的寶寶和不如意的婚姻的之後,我真的感激他沒有和其他農村的父母一樣著急把我給嫁了。
他曾給過我的期許讓我開始惶恐,以後我是否真的有能力給予他後半生的穩妥。
我想起了一次閑逛時看到一女子在博客裏寫了這樣一句話,那時懵懂總是張口就說爸我要錢,而後的自己不管多麽艱辛說的都是爸閨女有錢。
彼時,看著悲傷文字電影都只覺得無關痛癢;此時,想起也會悄然落淚了。
我沒想到即將到來的大三還會分一次專業,老師說審計會更具挑戰性,要求更高,學好了自然比財務會計有著更美好的未來,可學不好就只能給別人當助手了。
很多同學都選擇了財務會計, 我還是毅然選擇了審計,選了審計的她們也有說,出來以後又不是一定要做本專業的。
我一直都不喜歡我的專業,之前卻做了一個夢,我被調到其他專業去了,我突然就難過起來。對我來講,這並不僅僅是一個選擇。
這惡心的專業有了大學本科學曆還要有4年的工作經驗才能考中級職稱,而CPA,大家知道某某老師過了CPA簡直就像看神一樣。
于是我開始渴望我能找到一種精神來支撐自己,尼采式蛻變中教授講到,尼采的第三種精神是“嬰孩”,我接受我的現狀並重新開始。
我希望有個人來告訴我,沒有關系的,一切都還來得及。這時我看到了俞敏洪在他的演講中說,因爲自己比較落後,大不了別人幹五年的事我幹

1人ランチに

2013.02.02 Sat

12:08:36


で、仕方なくミスド

ぃや、仕方なくって失礼やね



目に入ったんだな、ミスドの看板が


てか、100円やん



飲み物悩んで、カルピスチョイスしたら店員さんに笑われた

コーヒーの顔してたんかな?
ポン・デ・リング生、旨いより食感が楽しい

全力で食べにくい

如果沒有你

2013.01.03 Thu

11:30:54

hey我真的好想你
現在窗外面又開始下著雨
眼睛幹幹的有想哭的心情   
不知道你現在到底在哪裏   
hey我真的好想你   
太多的情緒
沒適當的表情   
最想說的話我該從何說起   
你是否也像我一樣在想你   
如果沒有你   
沒有過去
我不會有傷心   
但是有如果還是要愛你


愛情沒有如果,任誰都無法重來,這也是我們之所以深信愛情不疑的原因。如果沒有你,多出來的愛我會留給自己。

莫文蔚第八張國語大碟“如果沒有你”制作期長達兩年,是她錄制最久的一張專輯。求好歌心切的 Karen 兩年多來數度坐飛機來台,堅持親自參與每一場制作會議。再多的辛苦都比不過聽到一首真正好歌時的興奮!

鳳凰古城

2012.12.18 Tue

11:52:47



晚會展示了苗簇人的婚嫁習俗,陰陽鬼符。是很古樸的表演。當表演到火燒身體某處部位時候,我的心情變得沈重。表演應該借助了物理的作用,否則火燒舌頭,腳踩燒過的鐵板,實在令人不忍。表演者都很年輕。他們的臉,在火光的照耀下,變成古銅色。他們表演得很認真,很努力。火燒過皮膚的時候,我看到他們的表情。隱忍。疼痛。這樣的表演並不使人輕松。相反,倒像一次苦役。有惡作劇的觀衆讓其中一人火燒私處。火苗在衣服裏面燃燒。他堅持著,堅持著。繞場一圈後,有助手飛快上前,將水潑到他身上,褲子立刻濕透。終于結束了吧。那一瞬間,他應該是這樣的念頭。他是一瘸一拐著離場的。我望著他的背影。有些心疼。有些傷感。這應該也是藝術。但更多的,應該只是一種謀生的手段。

篝火晚會在我想象中,應該是充滿著歡樂,載歌載舞,一個能讓人放松,開懷的地方。來到鳳凰,更多是享受美。而這次的晚會,卻讓我久久不能平靜,讓我總是想起職業,想起芸芸衆生,關于人性的關懷。



鳳凰古城之外,再無特色。旅遊業,是鳳凰的支撐。鳳凰需要遊客。路邊賣花的女子,需要遊客;表演火燒身體的演員們,亦需要遊客。在一波又一波的遊客來去的背後,是他們的收入。都需要生存吧。



表演結束之後,通往路邊的小道沒有路燈,每隔一段,就有男子手舉火把,跟我們道別。

有的,神情落寞。有的,面帶微笑。有的,和遊客調侃,自尋快樂。

同樣的工作,帶給不同的人的感受,卻全然不同。